中美浮梦录︱毛利9993.75%!雷亚德的中国幻想

 新闻中心     |      2018-10-09 21:33
美国独立后以极快的速度派遣船只去广州,拓展对华贸易,但这其实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商业大冒险,幸运的是美国成功了,广州的商人也很高兴西洋“夷商”中又增加了一个名额。

1783年9月3日,美英在巴黎签署了《巴黎条约》,英国承认美国独立。但独立后的美国面临着英国的经济封锁,英国关闭了之前美国商人可以前往贸易的西印度群岛的大门,新生美国当时被限制在密西西比河以东到大西洋沿岸的区域之内,对发展西北方向的贸易,也就是西进贸易,一时还没有多少兴趣。

为了冲破这一经济窘局,美国商人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中国,开始谋划跨洲际的远洋贸易。这是一种大大的冒险,和拥有将近二百年对华贸易经历的英国比起来,新生的美国当时没有什么船长有着中国贸易的经历,甚至没有可资立即使用的前往中国去的航海地图。美国历史学家泰勒•丹涅特(Tyler Dennett)在他写的一本经典著作《美国人在东亚》(Americans in Eastern Asia)中曾经评论说,独立之前的美国人中切实了解地球另一边的亚洲情况的,恐怕不足六个人,而土生土长在北美殖民地的去过中国的人,有据可查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来自弗吉尼亚州的约翰•戈尔(John Gore),一个是来自康涅狄格州的约翰•雷亚德(John Ledyard)。

宾夕法尼亚州的女士贝特西·露丝(Betsy Ross,1752-1836年)正在给华盛顿展示她制作的第一面美国国旗。没有充分的历史资料证明露丝是第一面国旗的制作者,但也同样没有证据表明不是她,所以现在露丝仍旧是美国历史上特别是民间传说中的一个标志性人物。她的这种圆形五星设计,在今天的美国照样经常看到,例如每年美国国庆节露丝的老家宾州的费城国际机场,就免费向旅客发放很多小美国国旗,其中之一款就是露丝式国旗。

美国版的马可•波罗

戈尔和雷亚德两个之所以有去中国的经历,是因为1776年到1781年之间跟随著名的英国皇家海军上尉、探险家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1728-1779年),乘坐“瑞泽露深号”(Resolution)从英格兰去太平洋做了一次探险航行。戈尔在那次航行之中担任一级上尉,雷亚德则充任下士。此次航行之后,戈尔销声匿迹,生平无考,但雷亚德留下了一些十分有意思的记载。

雷亚德1772年进入达特茅茨学院读神学,准备做一名教化印度人(即亚洲人)的传教士,但是最后放弃了这个传教计划,参加了库克船长的太平洋探险之旅。1782年回到康涅狄格以后,雷亚德开始在美国商人中间致力于推动对亚洲的贸易。

雷亚德告诉这些商人说,在广州他亲眼看到了一些从美洲西北海岸以6便士购买的皮毛以100美元的价格售出。这是什么概念呢?当时1先令等于12便士以及12.5美分,1美元等于100美分,所以6便士就相当于6.25美分,售价100美元也就是1万美分,如此一来销售毛利润率高达9993.75%,属于名副其实的一本万利。这种奇高无比的利润率在当时的听者看来,不啻是天方夜谭。

雷亚德乐此不疲,在波士顿、纽约和费城等地动员商人们开拓对华贸易,可惜的是并没有人真正相信他说的皮毛生意的故事。在他的游说中,有两次几乎是曙光在望的。一次是在他的老家康涅狄格州的港口城市新伦敦(New London),一艘三桅的巡防舰“创白尔号”(Trumbell)动心了,打算去中国走一趟,但马上因为战争形势这艘船去做别的事了。另一次是在纽约,来自费城的富商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对雷亚德说的事情很感兴趣,希望能打开同广州之间的贸易渠道,但并没有在雷亚德的框架下行事。其实此时莫里斯正在开始筹集建造一艘船用于中国贸易,名字叫做“中国皇后号” (Empress of China)。

美国西进与对华贸易

雷亚德并未死心,他渡过大西洋,在法国巴黎找到了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年),继续游说对华贸易。杰斐逊是美国建国之父之一,当时出任驻法公使,对新生美国迫切需要开展对外贸易的情况看的很清楚。雷亚德谈到的皮毛,主要是美国西北地区的,也就是太平洋沿岸的现在的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一带,而美国当时还并没有跨国密西西比河向西拓殖,所以杰斐逊就派遣了一个将军去做了一个由密西西比河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探险,看一下是否可以有全水陆的航道可从密西西比河进入密苏里河流域然后进入太平洋,以期评估贸易前景。杰斐逊对雷亚德的热情很赞赏,但认为他的幻想太多。

然而,1801年杰斐逊担任了美国第3任总统以后,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在1803年从法国手中购买了当时称为路易斯安纳的几乎跟当时美国国土大小相似的大片土地,使得美国国土一夜翻倍,而这片土地所涉及的范围,几乎就是密苏里河流域。杰斐逊购买路易斯安纳的做法,虽然主要是因为当时法国和西班牙的秘密土地交易导致了美国的紧张所致,但也不能不让人想起雷亚德的影响。

雷亚德最终赍志而殁,台湾历史学家李定一先生评价说,雷亚德“对中美直接发生关系所做的催生工作,确令人难忘,尤其对于美国西部开拓的运动,更有不可泯灭的功绩。”我们中国人可能素来的印象,是美国的西进运动和中国并没有多少关系,而雷亚德的故事告诉我们,向西北印第安领土扩张以占有对华贸易资源(主要是皮毛、人参等物品),也是美国西进运动的一个不应该忽视的推动力。

左:美国所购路易斯安纳;右:密苏里河流域

2015年好莱坞的电影《荒野猎人》(The Revenant),故事的历史背景就是美国前往印第安领地寻求皮毛,历史上的真人真事是宾夕法尼亚州的猎人休•格拉斯(Hugh Glass, 783-1833年)。格拉斯1823年跟随当时落基山皮毛公司的冒险家威廉•艾仕礼(William Ashley,1778-1838年)前往印第安领地收集皮毛,在遭到一只熊的袭击之后被队友遗弃,但他在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靠着一股勇气爬行了200英里(相当于320公里)到达了南达科他州的齐奥瓦据点(Fort Kiowa),得以生存。这个十分励志的故事背后,恰是当时很多美国冒险家和亡命徒前往印第安领地寻求皮毛然后在国际贸易中获取高额利润的历史,而这些皮毛的主要市场之一是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

美国报纸所画的休·格拉斯遇到狗熊袭击的情景

雷亚德的经历,使他看上去好像是美国版的马可•波罗一样,亲身进过赚取财富的东方大门,回到自己的老家后却没人相信自己。不同的是,马可•波罗死的时候也是富商,而且他的经历有狱友鲁斯蒂谦帮他写了下来,散布出去;雷亚德死的时候几乎是两手空空,他的经历、游说,也都淹没在了历史大潮中。

雷亚德可能是幻想太多,但并非完全不切实际,而独立之后的美国恰好需要这样的幻想。正如丹涅特所说的那样,美国自己当时并不能生产维持生活所需的所有产品,他们必须走出去做生意,而且不得不去一切他们可以到达的地方,包括中国;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当这种迫切需要不复存在的时候,美国商人开始选择在本国进行贸易,不再到海外四处游荡。到中国去,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并不遥远的梦。中国风在北美的流行、中国茶叶和瓷器的高额利润等等,为这种国际贸易冒险计划做了很好的铺垫,而且美国商人也知道起码美国的人参在中国是很受欢迎的。 责任编辑:单雪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